7月9日上午9时,葛察忠带着两名助手开始了在神皖安庆电厂的调研行程。

  葛察忠的身份是环保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主任,这已经是他今年以来针对超低排放技术在火电企业应用情况的第三次调研。他调研的上一站是新晋的超低排放明星———国华三河电厂。

  到中午11时左右调研结束时,他向记者道出了三次调研的初步结论:超低排放将会是火电企业节能减排的发展趋势;新建的大容量、高参数火电机组实现超低排放在现有政策支撑下是可行的;在超低排放技术多元化,并且多种技术都能在一定程度实现超低排放指标的情况下,经济性和建设(改造)的便捷性就成了超低排放技术的核心生命力。

  30万千瓦机组是实施超低排放临界点

  从当前的发展现状来看,超低排放已经摆脱了去年各方意见不一、火电企业观望徘徊的阶段,在应不应该建设这个层面取得共识,进入了在什么样的范围内建设或改造、如何选择技术路线并积极推进的新阶段。

  实施企业多达数十家、范围涵盖五大发电集团及神华、华润电力……从在各大媒体公开报道的实施超低排放的火电企业来看,前述两个数据,已经能够说明一个问题:超低排放已经摆脱了去年各方意见不一、火电企业观望徘徊的阶段,在应不应该建设这个层面取得共识,进入了在什么样的范围内建设或改造、如何选择技术路线并积极推进的新阶段。

  是不是所有的火电企业都可以上超低排放?是不是上了超低排放装置的火电企业都能达到“氮氧化物小于50毫克 /立方米、二氧化硫小于35毫克 /立方米、烟尘小于 5毫克 /立方米”的超低排放硬性指标?在老牌环保企业———北京清新环境技术股份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清新环境”)营销总监、监事会主席王月淼看来,经过最近五年我国在节能减排领域的深度研发,在技术上,的确所有的火    电企业都可以通过不同的技术路线实现超低排放。问题的关键在于,现有的环保补贴政策能不能满足火电企业超低排放以后的运营成本。

  葛察忠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他注意到,去年以来实施超低排放的,多为新建或扩建火电企业,实施超低排放改造的,也是一些60万千瓦及以上的大容量高参数机组。“现在新上的火电机组,一般都在60万千瓦以上,也就是说,大容量、高参数的火电机组是目前电力企业愿意拿来做超低排放的主阵地,尤其是新建扩建的。”今年5月31日,神华安庆电厂实现历史性“双投”的3、4号机组,就是属于扩建的百万千瓦机组。该厂总经理徐顺喜告诉记者:“因为是新建机组,2013年底正处在施工阶段,有时间吸取了超低排放的理念,及时修改了设计,并且引入了比较先进的减排技术,相比于后改造的机组来说,在成本上要节省很多。”神皖安庆电厂的两台机组也确实达到了超低排放的硬性要求:烟尘排放分别达到2.6毫克/立方米和2.3毫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分别达到6.5毫克/立方米和5.2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排放分别达到21.5毫克/立方米和19.7毫克/立方米。

  徐顺喜说,从目前一个半月的运行情况来看,在这种超低排放运行情况下,2.7分/千瓦时的环保电价补贴政策基本可以实现保本运营。

  “但大家的情况并不具有代表性,毕竟大家是新建的百万千瓦机组,改造的百万千瓦机组是不是可以保证经济效益,新建或者改造的60万千瓦机组是不是也可以,不好说。但从大家的投入和运行成本来看,30万千瓦机组如果选择合理的改造方案和机组利用小时达到设计值,应该是一个临界点,低于30万千瓦的机组恐怕没法做。”

  经济性便捷性是重要考量

  为什么30万千瓦机组实施超低排放是火电企业盈亏的平衡点?这来自于两大因素:初期投入以及后期运行成本。

  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副院长朱法华根据部分煤电机组的环保改造与运行费用测算得出的结论是:实施超低排放,对于100万千瓦机组,需要增加的成本为0。96分 /千瓦时;对于60万千瓦机组,需要增加的成本为1。43分 /千瓦时;对于30万千瓦机组,需要增加的成本为1。87分 /千瓦时。

  这里面有两个因素值得注意:第一,测算的对象是需改造机组,即在运的未达到超低排放的所有火电机组,毕竟新建机组属于少数;第二,测算的费用,属于增加的成本,而火电企业对目前的环保电价补贴已经颇有微辞了。

  以上述测算的30万千瓦机组为例,按照超低排放要求改造新增的成本就达到1。87分 /千瓦时,已经超过环保电价2.7分/千瓦时一半多的水平。

  葛察忠研究的方向主要在环境政策,他认为:“如果火电企业能够达到国家规定的排放要求,是不是要在更广的范围内实施超低排放,确实值得商榷。这个面太大了,毕竟百万千瓦机组还是少数。”这一点,也使葛察忠在今年的调研    中更加关注超低排放技术的经济性。巧合的是,他上一站调研的国华三河电厂和本次调研的神皖安庆电厂都同属神华旗下,且采用的技术都是清新环境自主研发的单塔一体化脱硫除尘深度净化技术(简称“SPC-3D技术”)。

  从他调研的结果来看,这两家电厂对这种技术都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且好评都集中在效率高、投资省、运行能耗低、占地少、施工便捷上。

  “目前,国内在超低排放技术上已经实现了多元化,在达到超低排放指标要求上都有成功案例,也就是说,在最终效果上,应该都是能做到的。对于企业而言,问题的关键还是工程建设的便捷性和经济性。”王月淼的说法是,SPC-3D技术除了减排效果好以外(脱硫效率99%以上、烟尘浓度远低于5毫克/标准立方米),最核心的优势就是投资低,是其他技术投资成本的一半不到;运行能耗低,不会大幅增加企业的厂用电率,整体运行成本是同类技术的15%~30%;不额外增加占地,同一吸取塔内即可实现脱硫和除尘;建设、改造工期短,整个工期大概30天,是同业其他类型技术施工期的三分之一。而这些正是目前企业最看重的。

  王月淼所说的便捷性和经济性这两大优势,也得到了业主方神皖安庆电厂的确认。徐顺喜告诉记者:“在采用清新环境这项技术时,大家是非常慎重的,大家认真分析了它的技术原理,觉得可行才用了。当然,它的投资少、能耗低、不额外占地、施工方便也确实是大家考虑的重要因素。”清新环境SPC-3D技术由该企业具有自主常识产权的高效旋汇耦合脱硫除尘技术、高效节能喷淋技术、离心管束式除尘技术有机结合而形成,目前该技术已经在国内的百余台火电机组上应用。

  对于该技术的后期维护问题,安庆电厂的环保专工柏发桥先容说:“该技术后期维护简单,且不会产生石膏雨夹带等问题。”清新环境企业技术研发副总监采有林针对这一问题也作了详细解答。据他先容,清新环境SPC-3D技术实现超低排放出口尘含量在5毫克/标准立方米以下,实际上已经彻底解决了吸取塔出口石膏浆液夹带的问题。

2015年07月29日

曾鸣&刘纪鹏:电改18年反思与展望

上一篇

下一篇

环保部环境政策部主任眼中的“超低排放”

添加时间:

电网互联互通促进可再生澳门银河在线75060.com发展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友情链接: 真人娱乐平台 美高梅手机网投网站 bbin线上娱乐平台 亚洲城Lingshi888 新豪天地880988.com 澳门mgm美高梅手机 美高美高国际娱乐 真人现金赌场89595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