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油气增长速度变缓。全国近13年的石油剩余储量和产量的平均增长率仅分别为0.17%和2.15%,2013年储产比仅为12.87。特别是曾属于重点开拓新区的西北和海上似乎较快地走过了其新区快速增长的青年阶段,增速明显下降、储产比也仅为13.01和11.41。后起的天然气也出现同样趋势,已开始向壮年阶段转变。

  换言之,无论从新区开拓还是从天然气发展来看,已有产区开始出现某种老化的趋向。这种形势令人担忧。这启示大家,中国油气产业需要来自新一轮油气产区战略接替所提供的新发展动力。

  油气发展的客观进程表明,油气生产战略接替新方向的酝酿提出到投入大量资金开始实施,要经历一个曲折的路径,难以一蹴而就。为了使全国产量相对稳定并平稳上升,至少不出现产量的大起大伏,最好能在老油气区生产还没明显下降的壮年阶段后期就开始准备新的战略接替。显然,目前已到了要考虑我国下一轮油气发展战略步骤的时候了。

  “并举”必然仍以常规为主

  美国页岩油气的发展之所以被称为“革命”,重要原因在于其宣告油气进入了常规和非常规可以并驾齐驱的新时代。随着科技水平的提高、成本的降低,测算中明显高于常规油气的非常规油气资源量将逐步转化为探明储量和产量,从而为油气的持续发展奠定雄厚基础。这是全世界油气工业的发展之路,也是中国油气发展的必然长期战略抉择。

  我国在可较明确预测的近期,这个“并举”必然仍以常规油气为主。在常规油气范畴内投资的排序应是:老油气田己开发储量的提高采收率增储上产,未动用储量的开发,新油气田和产区的开拓。特别要关注的是在这种创新性的开拓中必须以适当经费保障风险井(预探井)的实施。在非常规油气范畴内依据中国国情将集中于致密油气、页岩油气、煤层气的开发。这种态势与美国商业性开发的情况一致,不过美国在商业统计中往往把页岩油归并入致密油。需要着重说明的是中国致密油气和稠油的开发早已进行并有了相当高的水平,他们是上一轮工作的对象之一,并已列入全国油气储产量的统计报表。煤层气的开发也早已着手进行,与美国相似,其发展的势头逊于致密油气,特别是页岩油气。在中国页岩油气还属于新类型,有可能快速发展成为非常规油气的强劲增长点,甚至成为领跑者。

  降本提效是海相油气开发关键

  众所周知,世界油气主要分布在海相地层。中国大陆上大部份地区海相为主的地层止于三叠纪,部份地区甚至止于早古生代。在中、新生代处于隆起剥蚀的地区,早期海相层中的油气保存条件差,多难以形成工业性常规油气藏。而在大中型、新生界盆地之下,却可以有连片的海相地层存在并形成油气聚集。第二轮油气战略展开的重要方向也正是对中国海相油气的深入开拓。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证实中国海域(特别是东海和南海北部)有大面积连片分布的中生界海相层,在局部地区(如南黄海盆地的中部隆起)甚至发现有震旦系至三叠系的海相层,与之相邻的同期地层中已发现油气显示。显然,这是一个新的值得长期探索的含油气领域。

  中国有油气远景的海相层共同难题在于多埋深大。按我国储量规范绝大部份属于深层(3500至4500米)、超深层(大于4500米),这不仅对钻井技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更在于所带来的勘探开发高成本。如何降成本提效益成为海相层勘探开发的关键。

  开拓陆海油气新产区

  在我国,开拓西部的战略设想,在上一轮发展中实际成为开拓西北,就在于未能在西藏高原开展规模性油气勘探。但近十余年来由国家主持在西藏的海相和陆相两个领域都部署了一些地震、钻井工作,更加明确了对其油气远景的认识和今后的工作方向。西藏近年来经济有较大发展,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有重大改善,这为在该区逐步投入较大工作量创造了一定的条件。可指望近中期能在保存条件较好的羌塘等地块的海相层和以班公湖—怒江为代表的以陆相为主体的裂谷带等两大领域上取得油气新发现,从而实现对新产区西藏的油气突破。

  如果说南海北部浅水区是油气的老区,那么属于我国的整个南海深水(500至1500米)、超深水(大于1500米)区域则应属于新区范畴。近年来,在我国自己制造的设备基础上,我国油气勘探开发大踏步地迈向深海,包括把深水、超深水区在内的整个南海作为油气新区开拓的新阶段已经开始。

  为此,大家可以采取先北后南、由西向东稳步发展的路线。首先完成西沙群岛、西沙海槽以北地区的油气勘探开发,而后向中央深海盆以南地区发展;在南海西缘先着手中建南等盆地的勘探开发,以实际行动(建立海上石油平台)确保我国主权,而后向东部向礼乐滩等盆地发展。当然,整个过程必须与外交等多种手段互相配合并服从国家利益的大局。

  从传统的大地构造认识出发,人们往往称华北-塔里木地台以北到东西伯利亚地台之南的广大地区为“中亚陆间区”,属古生代的活动带、褶皱带;在石油地质上认为松辽盆地的上古生界、准噶尔盆地的早石炭纪早期地层已属于变质基底,无油气远景。但近年的基础地质工作开始认识到该区主体晚古生代已成为相对稳定的陆块,在该套地层中不仅有未变质的大量海相、陆相烃源岩,而且已发现原生性油苗、井下油气流,特别是在准噶尔盆地东北部和三塘湖盆地探明了以早石炭纪海相层为源岩的大型气田群,在其内部扩大了二叠系的油气成果,在松辽、二连等盆地及其周缘中生代之下发现属于上古生界的大面积分布的稳定地震反射层。这些新成果传统认识,把其列入值得开拓的油气新领域。需指出的是这些认识已扩展至柴达木盆地及其周缘。怎样称呼从东北到西北(包括内蒙古)这一新领域,业界尚未有统一认识,或许可以暂将其称为大北方上古生界。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新区/新领域的开拓,有些是兼有的,如作为新区的大北方上古生界,海相层的研究占很重要的地位,其页岩油气很可能有先于常规油气的重大发现;在鄂尔多斯盆地既要进行深-超深层海相碳酸盐岩油气探索,也要进行非常规致密油气、页岩油气、煤层气的开拓。

  (张抗 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

2015年01月16日

朱四海:激发行业协会活力 推进澳门银河在线75060.com体制革命

上一篇

下一篇

张抗:是时候考虑下一轮油气战略步骤了

添加时间:

中电联张卫东:未来我国天然气发电将大中小相结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友情链接: 真人娱乐平台 美高梅手机网投网站 bbin线上娱乐平台 亚洲城Lingshi888 新豪天地880988.com 澳门mgm美高梅手机 美高美高国际娱乐 真人现金赌场89595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