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在今年 “两会”上表示,目前物价水平不高,煤炭是买方市场,实行从价计征改革对下游产业的影响较小,是推进煤炭资源税改革的最好时机,改革方案将很快公布。

  但业界也有观点认为,目前地方政府对煤炭企业征收的基金和费用种类繁多,资源税从价计征或将进一步增加企业负担,现在不一定是煤炭资源税改革的最佳时机。

  立税必先清费改革时机存在争议

  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初衷是把煤炭生产的外部成本反映到价格中去,征收税率如实反映煤炭的价格变动。而在煤炭价格较高、处于卖方市场时,税改会促使煤炭企业将税负成本向下游转移,对经济造成一定冲击,所以煤炭价格较低时被认为是改革的好时机。

  但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瑞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并不完全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目前煤炭价格过低,企业效益普遍不好,甚至出现了大面积亏损的现象,企业对税费负担的承受力较弱,相反,煤炭价格高涨时期,企业的利润空间大,对税费的承受力强,可能更适宜改革资源税,所以现在不是煤炭资源税调整窗口期。

  李瑞峰表示,煤炭税费,包括很多不合理的税费是地方各级政府重要的财政来源,现在煤炭市场不景气,企业和政府日子都不好过,地方政府既想增加财政收入,又不想看到企业因税费负担过重而垮掉,从而丧失了长远的财政收入来源,所以对煤炭资源税的积极性不高。

  “从公平的角度讲,从价计征是值得推进的,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时机,煤炭资源税到底会对煤炭企业经营带来哪些影响,关键看‘立税’之前能否完成‘清费’,也就是说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前提是把其他不合理的收费项目统统清理掉,否则煤炭资源税改革无疑将会给不景气的煤炭行业雪上加霜。”李瑞峰对记者说。

  对于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有助于体现煤炭的资源稀缺属性和环境负外部性的考虑,李瑞峰认为,要让煤炭生产体现环境负外部性,关键在于行业标准的约束,因为企业对环境治理投入的积极性不高,需要强制的标准来逼迫企业进行额外投入。

  不同税基相差悬殊电厂或需自己找运力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上市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邢雷同样表示,从大形势来看,现在不是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好时机,在煤炭行业比较景气的时候,实行煤炭资源税比较好,“现在煤炭企业的利润很薄,对税费的承受力弱,此外煤炭价格高时,属于卖方市场,煤炭企业可以把税费转嫁出去,但是现在是买方市场,你想转嫁,人家就不买你的煤了,这个税费只能由煤炭企业自身来承受。”邢雷对记者说。

  关于各地对煤炭资源税改革的态度,邢雷表示,因为资源税属于地方税,如果一家煤矿是省属企业,地方政府征收的意愿就不高,因为地方企业经营困难,政府财政收入也会受到影响,但是对于那些中央企业在地方投资的煤矿,地方政府对资源税改革的积极性就高,因为地方政府不愿看到那么多的资金都让中央拿走。

  “比如现在山西减少煤炭收费项目,主动为煤炭企业减负,但是内蒙却在积极推动资源税改革,这是完全相反的态度,因为山西大多数是本地企业,而内蒙央企较多。”邢雷对记者说。

  邢雷表示,从价计征还必须要解决一个很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这个“价”是什么价?是坑口价?还是车板价、平仓价?现在煤炭交易是“一票制”,比如神华把煤开采出来后,自己找车皮付运费拉到秦皇岛港,电厂直接从港口买煤,只开一张发票,所以征税只能针对一次交易。

  “电力企业去秦皇岛煤炭市场买煤,交割的煤价是平仓价,含有铁路运费,每吨将近一百块钱,如果以平仓价为税基计税,那么相当于对铁路运费进行了资源税计税,是不合理的。而且不同产地的煤在市场的卖价是一致的,但运价却相差很大。”邢雷对记者说。

  “如果以坑口价为税基,煤炭交易就要在产地进行,交易完成后,煤炭企业就没有责任负责运输,买方(比如电厂)协调车皮的能力有限,远不及煤炭企业,改革后将面临很大挑战。”邢雷认为,如果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煤炭企业肯定更倾向于税基更低的坑口价。

  “而且平仓价是在交易地完成,坑口价是在原产地完成,那么这个税是在哪儿收,由谁来收,这些东西都要弄明白。”邢雷对记者说。

2014年03月26日

中小煤企遇新一轮停产潮 神华巨头趁机扩张

上一篇

下一篇

实行从价计征改革推进煤炭资源税改革尚需破关

添加时间:

政府收费占煤企净利润43 资源税改革提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友情链接: 真人娱乐平台 美高梅手机网投网站 bbin线上娱乐平台 亚洲城Lingshi888 新豪天地880988.com 澳门mgm美高梅手机 美高美高国际娱乐 真人现金赌场895959.com